红楼史记 秦可卿本纪 -1棺木之谜

秦可卿在金陵十二钗排在末位,她的出场次数也极少,但她却是红楼梦中唯一一位接近完美的女子。作者在描述她的时候,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先说其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温柔平和,被贾母赞为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又说其鲜艳妩媚大似宝钗,袅娜风流又如黛玉,还给了一个“兼美”的乳名,说可卿的容貌兼具钗黛之美,乃是天下之绝色人物。

花费大量心思刻画出的完美形象,却给了一个“淫”的评价。判词中说其“情既相逢必主淫”,后借焦大之口,又喊出了“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秦可卿的形象一下子就暧昧起来。

畸笏叟又在第十三回回末有朱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应为“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那么这个性格风流,行事温柔平和完美女神怎么就“淫”了呢?她真的和公公贾珍有染吗?又是怎么“淫丧天香楼”的呢?

加之作者给她“寒儒薄宦”的寒门出身,偏又进了“侯门公府”,做了宁国府长孙正妻,这又在暗示什么?

此外,在警幻仙界,她还是警幻仙姑的妹妹,是钟情的首坐,掌管风情月债。这“风情月债”又是一个什么债?警幻又为什么将她许配给贾宝玉教他云雨之情?

要回答这些问题,就一定要先搞明白秦可卿的真身,这个谜一般的女子究竟是谁?探求秦可卿,不能正着看,要倒着来,要从她的葬礼说起,因为作者在此特意为读者留了一个破解其身份的解密钥匙,这个钥匙就藏在她的葬礼里,藏在她的棺木中,看第十三回中: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贾珍见父亲不管,亦发恣意奢华。看板时,几副杉木板皆不中用。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叫作什么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上,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现在还封在店内,也没有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罢了。”贾珍听了,喜之不禁,即命人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大家都奇异称赞。贾珍笑问:“价值几何?”薛蟠笑道:“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工钱就是了。”贾珍听说,忙谢不尽,即命解锯糊漆。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殓以上等杉木也就是了。”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

秦可卿的这个棺木原本属于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在皇权社会中,等级森严,什么人用什么棺材都是有明文规定的,如果僭越使用可是大罪。

例如:清代帝后“梓宫,以楠木为之”,“床以杉木之”;“皇太子金棺,以楠木为之”;“皇子采棺,以杉木为之”。《清会典则例》严格规定了皇家棺椁使用的等级制度。普天之下,只有皇帝、皇后、皇太子三人可使用楠木为棺,其他则视为逾制。

秦可卿只是一个黉门监生之妻,就算买了个龙禁尉,也才五品,论身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使用亲王千岁级别的棺木。可偏偏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用了,为什么?

这原属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棺木,便是作者特意留出的解密钥匙。对此刘心武先生也注意到了,只不过了错把红楼错看为曹家旧事,在康乾时代去找,这个“坏了事的老千岁”,自然被联想为废太子胤礽,并依此认定了秦可卿废太子之女的身份。

可将红楼放到明末这个大时代里,“坏了事的老千岁”你会想到谁呢?对了,这个正是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九千岁”魏忠贤。这个被称九千九百岁的,可不就是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千岁”。加上坏了事的修饰,不就是垮了台的魏公公吗?作者怕提示不够明确,解密时候找错了人,还特意给提醒是“义亲王老千岁”,这是在点名,义忠,便是忠贤,就差直接点魏忠贤的大名了。作者已经说的够白了,可惜这么久了,竟然没人注意到。

魏忠贤的棺材板为什么给秦可卿用?难道她是魏忠贤的女儿,秘密私生女?和刘心武推论废太子之女的理由一样,女儿用了老爸的棺材板?错了,错了,秦可卿可不是什么魏忠贤的女儿,因为她自己就是魏忠贤的化身。

啊!你没弄错吧?秦可卿可是“鲜艳妩媚大似宝钗,袅娜风流又如黛玉”的“兼美”女神,怎么会是恶名昭彰的九千岁魏忠贤?

说起来还的确是有问题,准确来说魏忠贤只是秦可卿的一个侧面而已。“兼美”,兼美就是二合一,秦可卿是个二合一的角色,“鲜艳妩媚大似宝钗”的这一面就是魏忠贤,而且还是“大似”,也就是红楼里大半个秦可卿都是魏忠贤的身影。红楼里面如果说谁长得像宝钗,可不是什么好话,意思就是此乃乱臣贼子,祸乱大明之人;相反说谁像黛玉,则是嘉奖,指其为心向大明的忠臣义士。那么“袅娜风流又如黛玉”的另一面又是谁呢?

还是要从这个逾制的棺材找起,这个棺木可是大有来头的,叫什么“樯木”,出自“潢海铁网山”。潢海铁网山在哪儿?不知道很正常,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地名,是生生编出来的。红学专家们研究来研究去,考察来考察去,一直也没有定论。有的专家竟然仅凭一个“铁”字,就硬说铁网山是辽宁铁岭,那潢海岂不就是日本潢滨了?如此解读根本经不起质问。

“潢海铁网山”,“铁网”典出北宋苏轼弟子张耒《秋日同文馆诗》中“铁网收明月,霜铓倒豫章”一句。这句话原本是喻指中榜入仕学子的老死,“铁网”即科举,“明月”是对青年才俊的赞誉,“霜铓”喻白发,而“豫章”本为木名,枕木与樟木的并称,或单指樟木,一般常用于比喻栋梁之才,有才能的人。但这里却代指棺材。青年才俊们被科举一网打尽,然后再官场内耗尽一生心血,待到满头白发后,老死倒入豫章木的棺木之中。

秋日同文馆诗宋 张耒

骑列千床直,云罗万卷齐。舒妍交孔翠,争味杂柤梨。白日诸侯贡,青春天老题。秋清文酒健,莫叹羽林闺。声鸣皆出谷,觜距各争场。铁网收明月,霜铓倒豫章。湛恩终锡宴,优礼合焚香。最苦雠书客,消愁赖杜康。六街分夜鼓,邻屋报朝鸡。寒引秋初老,天将斗转西。滞留聊饮酒,谈笑亦分题。须信家居乐,休嫌穷巷泥。

此典既有铁网又有棺材,  理应不被忽视才对,可就是这个“铁网收明月”,“明月”一直不知何物,故不被曹学专家们重视。其实这个典则另有解法,“铁网收明月”,“明月”要拆开来看,“明”当然是大明了,而“月”则是满清的代称,红楼里所有和月有关的都是对满清的代称。能收大明和满清的“铁网”,自然就是这高高的皇位了。

铁网山

世代更替的皇权这才是真正的“铁网山”,但作者在“铁网山”前还加了个“潢海”,特言“潢海铁网山”,这“潢海”又是哪里?“潢海”是从“潢池”一词所化,在这里应该有两重含义

  • “潢池”特指“弄兵潢池”一词,在积水塘里玩弄兵器,是对农民起义的蔑称,也指发动兵变。形容捣乱分子无能,造不起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隐喻起兵作乱,战乱中夺权。
  • “潢池”,即“天璜”,本星名,转义为天子之池,借指皇室,例“天潢贵胄”,隐喻皇室内部正常新旧交替。

另外“潢”从字形上看,是“水黄”、暗代皇水。综上不难看出,“潢海”即为通往皇位(铁网山)的海,那么要怎样才能渡过这个“潢海”,攀上“铁网山”,到达权力顶峰?这就要看另一个提示“樯木”,这个名词也是作者虚构,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樯木”。“樯”本意帆船上挂风帆的桅杆,引申为帆或帆船,这个是“樯木”就是船,用来渡过“潢海”的船。这不是秦可卿的棺材板吗?怎么又变成“船”了?想想什么“船”才能让继任者登上皇位,成为新的帝王,自然就是另一个皇帝的棺材了。

樯木棺

这个“樯木”不是秦可卿和魏忠贤的棺材吗?怎么又变成帝王之棺?前面说了号称“兼美”的秦可卿是一个二合一的角色,魏忠贤只是她的一个侧面,另一个侧面则是一位帝王,哪个帝王呢?自然是和魏公公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任由其代执天子之权天启帝朱由校。

《明史 . 魏忠贤传》

帝性机巧,好亲斧锯髹漆之事,积岁不倦。每引绳削墨时,忠贤辈辄奏事。帝厌之,谬曰:“朕已悉矣,汝辈好为之。”忠贤以是恣威福惟己意。

至此秦可卿的真身,才算是说明了,秦可卿这个兼具钗黛之美的完美女神,其实是由像宝钗一侧的魏忠贤,和像黛玉一侧的天启帝共同组成。将此二人合而为一即矛盾又不矛盾,天启一朝,只有将这二人合起来才算是真正的执掌者,缺一不可。

秦可卿以弃婴出身却能坐上贾府长房长孙正妻之位,这个让刘先生迷惑不解的问题。实指魏忠贤卑微的草根出身,魏忠贤少时家境贫穷,混迹于街头,不识字,但却懂得射箭与骑马,喜欢赌博,迷恋酒色,常和一群恶少年赌博。有次,他赌博大输后感到很苦恼,便恨而自宫,改姓名叫李进忠,后来又改回原姓,得皇帝赐名为魏忠贤。从此开挂,走上了人生尖峰,成为了九千九百岁,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千岁”。

但即使如此,秦可卿若非帝王,又怎能使用顶级棺木,还拥有如此超豪华的葬礼,王孙公子悉数到场,北静王水溶亲自送葬,这个北静王可不简单,不过就不在这里说了,回头单起一个北静王列传,单说此人相关事物,到时再来说路祭这一段,北静王到底来干什么?他和宝玉到底有没有搞基?

继续往后说,哥哥朱由校躺在“樯木”里走了,弟弟朱由检因此渡“横海”登“铁网山”,开启了悲催的崇祯时代。那么崇祯是怎么走进紫禁城的呢?

书中也有记录,往回倒一点,再看“樯木”前面还有一段: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早有大明宫掌宫内监戴权,先备了祭礼遣人来,次后坐了大轿,打道鸣锣,亲来上祭。贾珍忙接待,让坐至逗蜂轩献茶。贾珍心中早打定主意,因而趁便就说要与贾蓉捐个前程的话。戴权会意,因笑道:“想是为丧礼上风光些?”贾珍忙道:“老内相所见不差。”戴权道:“事倒凑巧,正有个美缺:如今三百员龙禁尉缺了两员,昨儿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来求我,现拿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到我家里。你知道,咱们都是老相好,不拘怎么样,看着他爷爷的分上,胡乱应了。还剩了一个缺。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要求与他孩子捐,我就没工夫应他。既是咱们的孩子要捐,快写个履历来。”

大明宫掌宫内监戴权,大明宫可不是那个大唐的大明宫,而是大明皇宫。大明宫掌宫内监就是大明皇宫里掌权的太监,这不就是魏忠贤的职位吗?戴权,代权也,代执天子之权。天启帝朱由校生性软弱,且热衷于木工活,宠信魏忠贤,纵容魏忠贤代行皇权。而魏忠贤与老相好客氏联手,铲除异己,将朝政大权一点点的把控在自己的手中。当时甚至出现了大家“只知有忠贤,而不知有皇上”这样的现象。

戴权这唯一一次出场,就只是为捞一千两银子,卖了个“龙禁尉”给贾蓉吗?这个“龙禁尉”是个神马官职?真的就是个五品的“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吗?“逗蜂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注意戴权被迎进的地方叫“逗蜂轩”,“逗蜂”如此古怪的名字,请回忆一下我们从小到大,所见过的中国古典园林和里面的亭、台、楼、阁、轩、馆、榭……等等,有以“蜂”字入名的吗?即使有,也不会前面加一个“逗”字吧?“逗蜂”——看到这两个字,总让人有一种像是被蜂蜇了似的,感觉那么的不舒服。不舒服就对了,这个“逗蜂”可不是什么“招蜂引蝶”暗示可卿淫乱之意,而是另有所指,具体是什么?看完下面就知道了。

《烈皇小识》文秉著

熹庙病危,魏忠贤遣腹奄涂文辅迎上入宫。上时自危甚,袖食物以入,不敢食宫中物。是夜,秉烛独坐,见一奄携剑过,取之,留置几上,许给以赏。悯逻者欲以酒食,问左右何从取给,左右对:宜取之光禄,因传令旨遍犒之,欢声如雷。

天启病危,魏忠贤派心腹强邀当时还是“信王”的崇祯入宫。还是信王的崇祯壮着胆子进宫后,饿了也不敢动皇宫内的食物,偷偷吃离家时候藏在袖子里烧饼。到了晚上还被安排在一个屋子里独自过夜,外面还有一群守卫围着来回巡逻,本来就提心吊胆的崇祯就更害怕了。这时候门前有一个带着剑的内侍路过,崇祯立即叫住了,让他把配剑拿来看看。在宫里有佩剑的内侍,都魏忠贤操练的内操成员。什么是内操?魏忠贤挑选精壮太监在宫中授甲操练,谓之内操,是一支完全属于魏忠贤的武装力量。装着看完了剑的崇祯,并没有将剑还回去,只是说以后会赏他,就把剑留了下来了。其实魏忠贤要是想动崇祯,手上多一把剑还是少一把剑,有意义吗?还是怕,崇祯是真怕了。

害怕让他的肾上腺素飙升,刺激大脑,忽然灵光一现,出了一个妙招:问左右,如果想赏赐这些守卫他的人,要从哪里取酒食?我相信就算很多读过史的人,乍一看到这里,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当成一个很平凡的述事就略过去了。你说,朱由检从小在宫里住了十几年,他会不知道这些人吃的东西从哪里来吗?当然是肯定知道的,那既然肯定知道,为什么要问呢?这就有区别了,因为不同的回答就会有不同的含义:

  • 如果回答说酒食要取自信王府,这说明此时朱由检还只是信王,赏赐只能以他私人的名义,以王爷的身份发放。
  • 如果回答要去问魏公公,那么就更悲催了,说明这里是还是魏忠贤说了算,皇宫已经完全被其掌控了。
  • 事实上这些人回答“要取自光禄寺”,等于承认了信王的新身份:未来的帝王。

在得到了犒赏的守卫的欢呼声声中,崇祯的位子也逐渐稳了下来,明目张胆的刺杀基本已经不可能了。第二天,天启七年(1627)八月廿四日,经过英国公张惟贤率领的群臣三次劝进,朱由检登基了。在登基前,他收到了一份文书,上面有四个拟好的年号,供他选择:第一个年号是兴福,朱由检说不好。第二个是咸嘉,朱由检也说不好,第三个是乾圣,朱由检还说不好,最后一个是崇祯,于是在选无可选的情况下,崇祯时代开始了。

历史说完了,重新回到红楼里,再看“逗蜂轩”这段,戴权被请进的“逗蜂轩”便是崇祯在成为帝王之前,最后待过的那间房子所化,“逗蜂”实为“斗锋”,在这里还是信王的崇祯和魏公公了次禅,打了场机,故名“斗锋”,崇祯用了一句话就轻松破了魏忠贤的囚禁,成了赢家,走上了自己的时代。

在逗蜂轩中戴权贩卖的“龙禁尉”,应是“禁龙尉”才对,并非是帝王的护卫者,而是帝王的禁锢者,是魏忠贤软禁崇祯的侍卫,文中还特意强调了负责看管崇祯的这批侍卫的数量是三百名“龙禁尉”。还提及了两个细节:昨儿襄阳侯的兄弟老三顺利要了一个名额,而永兴节度使冯胖子要求与他孩子捐却被拒了,“襄阳侯的兄弟老三”和“永兴节度使冯胖子的孩子”都是谁?为什么一准一拒?

“襄阳侯的兄弟老三”,“襄阳候”不能看地名,重点在“襄”字, “襄”即“镶”,把物体嵌入另一物体内或围在另一物体的边缘,镶的什么呢?镶阳,镶太阳,这是说把太阳固定起来,谁是太阳呢?当然是崇祯。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昨日能顺利拿到票,成为“龙禁尉”一员,暗说的就是 忠勇营提督涂文辅先一天带兵将崇祯强行请入皇宫一事。这个所谓的“襄阳侯的兄弟老三”便是涂文辅,乃阉党重要成员,而且也是一个死太监,忠勇营提督太监(忠勇营便是前面提到的内操)。在阉党系太监中的排第三名,仅排列在王体乾、李永贞之后,故称“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明史中特意有“王体乾、李永贞、涂文辅传”,也算是遗臭万年了。

《崇祯遗录》王世德著

熹宗大渐,上入内。忠勇营提督涂文辅,魏党也,帅兵护卫。后文辅告人曰,当日天命未改,忠贤不敢有逆谋,否则王之命悬于俄顷耳。

襄阳侯这个名号一共出现两次,除了这个老三之外,在后面第十四回,送殡队伍中又出现了一个“襄阳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一个老三,一个二等,二等自然就是指李永贞了。剩下的老大王体乾却一直没露面,他也是三人中唯一一个逃脱制裁的,仅被革职抄家而已,但老二、老三都给崇祯咔嚓了。也许因此,书中没给王体乾留位置吧。

再来看“永兴节度使冯胖子的孩子”,此人和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并非同一人,老子的位子都对不到一起去。这个只有一个“姓”的人是谁呢?看他的姓“冯”,谐音“疯”。这“永兴节度使冯胖子的孩子”应该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计划,一个疯狂的计划。

具体是什么计划要从“永兴节度使”这个职位上看,终红楼一书,“永兴节度使”这个招牌也再未出现,大明也从没有节度使这样的职位,此为唐宋时期的官职名称。不过这个“永兴节度使”既非唐也非宋,而是“后周“的”永兴军节度使”,这个“后周永兴军节度使”是谁?“赵普”,就是那个在陈桥上给赵匡胤批上黄袍的那位。这个所谓的“永兴节度使冯胖子的孩子”就是一个直接干掉崇祯,自己上位的疯狂计划,但没被魏忠贤采纳,所以书中戴权的原话是“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要与他孩子捐,我就没工夫应他”。如果当时魏忠贤采纳了这个计划,历史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但就从操作性上而言,当时的九千岁杀一个信王还是很容易的,否则崇祯也不会怕成那样。

而贾蓉之所以能购顺利买到“龙禁尉”,纯粹是为了一个“封”字,注意看本回目录名《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并不是让秦可卿或者贾蓉当个什么御前侍卫,而是“封”,封赏的“封”。这是在说崇祯灵机一动,通过询问问左右如何犒赏软禁自己的侍卫,从而化解安全危机一事。秦可卿(天启)死了,龙禁尉(禁龙卫)得到了“封”赏,这才是所谓的“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之原意。

走进“逗蜂轩”前的戴权,还是“代权”是魏忠贤,走进“逗蜂轩”后就化为了“大权”,成了崇祯,然后斗了一次机锋,崇祯用了一句话就轻松破了魏忠贤的囚禁,成了赢家,走上了自己的时代,而魏忠贤则走上了末路。

“戴权”此名是在精妙 脂批在戴权旁做了一个“大权也”的批注,作者起名之妙,情节安排之奇,让人佩服不已。

宁国府秦可卿开丧图

秦可卿的葬礼基本都讲清楚了,本节也要结束了,但《红楼史记之秦可卿本纪》并未完成,欢迎继续阅读。

点击数:19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