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史记 秦可卿本纪 -3药方之谜

王蒙在其《红楼启示录》中议论到《红楼梦》第十回后半回时说:“张先生看病一节平平。”并认为曹公写出这么一个人物,是想表现“在医艺上,人们尊敬业余的却不尊敬专业的”等等“认识价值”,整个张先生给秦可卿看病一节文字,因找不到内在契因的解释,故而是一种“富有游戏性”的写法,“有一种特殊的间离感”。

张友士这一段的确“有一种特殊的间离感”,但并非如王先生判断的那样,是什么认识价值。而是特意强调,是对秦可卿的盖棺定论。

张友士论病

神医张友士出场极为高调,先是通过冯紫英极力推荐,这还不够,中间又拿捏一次,最终才正式登场,那么这个“张友士”究竟是哪路神仙?先看冯紫英的推荐:

方才冯紫英来看我,他见我有些抑郁之色,问我是怎么了。我才告诉他说,媳妇忽然身子有好大的不爽快,因为不得个好太医,断不透是喜是病,又不知有妨碍无妨碍,所以我这两日心里着实着急。冯紫英因说起他有一个幼时从学的先生,姓张名友士,学问最渊博的,更兼医理极深,且能断人的生死。

“张友士”可非凡人,乃是冯紫英幼时从学的先生,这“冯紫英”也不简单,以后会有《半看红楼之冯紫英传》详细解说,这里先透露一下“冯紫英”谐音“疯子英 ”,疯子英雄也,红楼来此乃造反人物通用马甲,代指造反者。

“张友士”作为造反人物“幼时从学的先生”,不就是造反的祖师,这个祖师是谁?答:“张士诚”、“陈友谅”也,此两位当年都是和明太祖争天下的人物,只不过都输给朱元璋了。“张友士”就是将”张士诚”、“陈谅”这两个名字拆开重新组合而成。

“张友士”出场,和大明争夺天下的人物又出现了。天启七年(1627),也就是天启挂掉的这年,李自成、张献忠先后反了,和大明挣天下的“张士诚”、“陈友谅”又回来了。

红楼这一段里面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是喜是病”,太医们就那么愚蠢吗?此为感慨,天启病亡,对大明到底是福是祸?崇祯登基,对大明到底是福是祸?

方才这里大爷也向我说了。但是今日拜了一天的客,才回到家,此时精神实在不能支持,就是去到府上也不能看脉。’他说等调息一夜 ,明日务必到府。他又说,他‘医学浅薄,本不敢当此重荐,因我们冯大爷和府上的大人既已如此说了,又不得不去,你先替我回明大人就是了。大人的名帖实不敢当。

这一段,可不是什么拿捏,摆架子,用历史课本的话来说,就是革命事业遇到了重大挫折,崇祯九年(1636)起义队伍在周至黑水峪(今陕西省周至县黑河水库),被陕西巡抚孙传庭伏击,包了饺子,老闯王高迎祥被俘,押往北京后被反动的统治阶级用凌迟这种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了。但革命的火焰并未熄灭,李自成同志在危难中接过了革命重担,成为了新一代的新闯王。但反动势力太过强大,新晋闯王在潼关,再次被孙传庭伏击,革命再次遭受重大损失。英明领袖李自成,带领十八名革命同志突围成功,为革命保留了火种。次年,崇祯十年(1637年)四月,张献忠同志经过深思熟虑,在反动势力高涨的情况下,为保留革命力量,决定暂时投降,轰轰烈烈的革命事业进入了黑暗时期。

张友士说“但是今日拜了一天的客,才回到家,此时精神实在不能支持”,拜客是被包了饺子,已经被打的溃不成军,只身而逃,自然没精神了。而“医学浅薄,本不敢当此重荐”,“大人的名帖实不敢当”,则是李自成的语气,李自成在成功获得“闯王”之位的自谦之语:不是兄弟我想上位,这不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就勉为其难,带领大伙闯一闯。

下面好容易出场的张士友来了一通非常精彩的论病讲演:

看得尊夫人这脉息:左寸沉数,左关沉伏,右寸细而无力,右关虚而无神。其左寸沉数者,乃心气虚而生火;左关沉伏者,乃肝家气滞血亏。右寸细而无力者,乃肺经气分太虚;右关需而无神者,乃脾土被肝木克制。心气虚而生火者,应现经期不调,夜间不寐。肝家血亏气滞者,必然肋下疼胀,月信过期,心中发热。肺经气分太虚者,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如坐舟中。脾土被肝木克制者,必然不思饮食,精神倦怠,四肢酸软。据我看这脉息,应当有这些症候才对。或以这个脉为喜脉,则小弟不敢从其教也

要注意文中加黑部分,一共有三个词:

  • 脾土被肝木克制:脾土,土也,天下莫非王土的土;而肝木,则是木,木子李的李闯,大明为李自成所克;
  • 心气虚而生火者:心主神明,一身之主,一国之要,心虚则为朝堂对国家已经掌控无力,于是“生火”,农民们不干了,起义了;
  • 肝家血亏气滞者:肝,还是木,木子李,李自成“血亏”吃了大亏,“气滞”气运停滞,最终没能称霸天下。

仅仅三个词就把起义军的因(心气虚而生火者),果(脾土被肝木克制),结局(肝家血亏气滞者)都交代了,还藏在“论病”之中,言之凿凿,却丝毫不漏,佩服佩服。

不过这段,应该还有深意,文中论病洋洋洒洒这么一大段,用中医的行话总结一下就八个字:“气血两虚,脾滞肝郁”。这是在说天启吗?不,“气血两虚,脾滞肝郁”此乃大明之症,脾滞肝郁为因为根,气血两虚为果为象,“气血两虚”,气为士气,“血”则为财,大明末年,国库空虚,士气低落。但这是怎么造成的呢?“脾滞肝郁”在中医理论中,脾主运化,肝主疏泄。脾具有将水谷(饮食物)化为精微,并将精微物质转输至全身的功能,类似于各级政府部门干的活,通过税赋将国家各地财粮征收上来,再散布到全国各个需要之处的地方。可这个“脾”不好好干活了,“滞”了,只管征收,收来的都截留到自己口袋了,该用钱粮的地方,却无钱无粮可用,此为“脾滞”;而“肝郁”则是民情无法得到宣泄,人人都憋着一肚子火,不在不在火山中爆发,就在火山中灭亡,于是这个有了高迎祥、有了李自成、有了张献忠。

下面再来看张友士开的这个药方: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 二钱 白朮 二钱,土炒 云苓 三钱 熟地 四钱

归身 二钱,酒洗 白芍 二钱,炒 川芎 钱半 黄芪 三钱

香附米 二钱 制醋柴胡 八分 怀山药二钱,炒 真阿胶 二钱,蛤粉炒

延胡索 钱半,酒炒 炙甘草 八分 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 红枣二枚。

此方可不是作者随便编撰的,是有来历,有底方的,是从医学史上“金元四大家”之一,“脾胃学说”的创始人,李东垣传世名方《圣愈汤》中化出,并做了相应增添而成。

圣愈汤 李东垣

生地(20克)、熟地(20克)、白芍(15克)、川芎(8克)、

人参(一般用潞党参20克)、当归(15克)、黄芪(18克)。

圣愈汤主治诸恶疮血出过多、心烦不安、不得睡眠等,放到这里也的确对症,《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则在《圣愈汤》上添加的建莲子、红枣、白术、云苓、怀山药、炙甘草这些是用来健脾补脾的,香附米、醋柴胡、延胡索这些是用来疏肝平肝的,真阿胶随以补血为主,但同时亦养肝气。药理配伍都挑不出什么问题的,也的确都是和前面论病中的病情相匹配。

但是作者说的却不是方剂内容,而是而是方名,方子的名字,《圣愈汤》一听就是好名字,皇家之气扑鼻而来,暗示可卿的皇家身份,可惜被“曹学”专家认定为废太子女的证据,白费作者苦心。《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这个名字更有意义,“益气”,强军也;“养荣”,减少税负,与民休养;“补脾”,为整顿吏治,重振朝纲;“和肝”,则弘扬正气,平息民怨。

从给天启治病的《圣愈汤》化出为大明治病的《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作者一片苦心可见,但这都是一厢情愿,即阻止不了天启的早亡,也救不了大明的未来,看看,张友士的最后一句话,对秦可卿病情走势的判断:

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

“总是过了春分”,二十四节气中,春分过了是清明,清明交接了,大明成了过往烟云。

你的对手最了解你的弱点,同样造反者最知道这个朝堂的弊端所在,李自成一句“闯王来了不纳粮”就轻松席卷整个北方大地。一个造反者就是一个高明的太医,一个诊疗国家的太医。作者借用一个造反者的祖师爷“张士友”来点破大明弊端,还给了治世良方《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可惜并未服用,吃的还是老药,于是乎,大明依旧沿着老路走了下去,然后亡了。

既有这个人,媳妇的病或者就能好了。他那方子上有人参,就用前日买的那一斤好的罢。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这一段可不是来给可卿或者天启来看病的,因为此时天启已经挂了,“是日贾敬的寿辰”,这可不是什么寿诞,而是崇祯的登基典礼,张友士出场不是看病,而是参加葬礼,给天启盖棺定论,大明亡国之因,最初就出在秦可卿身上,出在天启和魏忠贤身上。若非此二人,大明何以糜烂至此,不过还没到最后,还有改正机会,可惜偏偏。。。

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几位耽搁了。要在初次行经的时后就用药治起来,不但断无今日之患,而且此时已全愈了。如今既是把病耽误到这个地位,也是应有此灾。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

点击数:178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