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史记 秦可卿本纪 -4警幻许配之谜

红楼里尘世的秦可卿,已经说清楚了,现在我们再来看看秦可卿的另外一个身份,在警幻仙界,她还是警幻仙姑的妹妹,是钟情的首坐,掌管风情月债。这“风情月债”又是一个什么债?警幻又为什么将她许配给贾宝玉教他云雨之情?

警幻为什么把妹妹秦可卿送给宝玉做噼啪启蒙?有什么阴谋?

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这一段是整部红楼里最玄幻的一段,也是最蹊跷的一段,以至于都被编成一条谜语: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打一成语)谜底:梦中说梦

梦中说梦:原为佛家语,比喻虚幻无凭,后也比喻胡言乱语。神游太虚幻境这一段难道真的就是一场胡言乱语的少年春梦?

先来看宝玉梦游的这“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竟随了仙姑,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警幻为什么把妹妹秦可卿送给宝玉做噼啪启蒙?有什么阴谋?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

首先来看宝玉梦游的这“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是否真的存在?当然是存在的,因为后面宝玉又再次来到这里,还住了下来。

第十七回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说着,大家出来。行不多远,则见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面面琳宫合抱,迢迢复道萦纡,青松拂檐,玉兰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螭头。贾政道:“这是正殿了。只是太富丽了些。”众人都道:“要如此方是。虽然贵妃崇尚节俭,天性恶繁悦朴,然今日之尊,礼仪如此,不为过也。”一面说,一面走,只见正面现出一座玉石牌坊来,上面龙蟠螭护,玲珑凿就。贾政道:“此处书以何文?”众人道:“必是‘蓬莱仙境’方妙。”贾政摇头不语。宝玉见了这个所在,心中忽有所动,寻思起来,倒像在那里曾见过的一般,却一时想不起那年那月日的事了。

大观园正殿大观楼便是太虚幻境,第五回中,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只不过是提前一步虚幻的进了大观楼,而到了第十七回中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才算是真正踏入了大观楼。那么大观楼究竟是哪里?宝玉梦游进去又去干了些什么?

天启七年(1627)八月十一甲辰日,自感来日不多的天启朱由校急招信王朱由检进宫,一上来,就对他说了一句:“来,吾弟当为尧舜。”

此时的朱由检只是一个闲散王爷,平日逍遥自在,十六岁的他从未想过有一日,自己能高蹬大宝,君临天下。兄长的一句话,直接把他搞晕了,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此便是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来由。

在这之前,客氏安排怀孕的宫女进入后宫,以冒充皇帝子嗣。天启对张皇后说,忠贤告诉我说后宫有二人怀孕了,以后生男就立其为帝。张皇后表示反对,认为应当早立信王朱由检。僵持很久后,张皇后成功说服了天启,于是便有了前面的这句:“来,吾弟当为尧舜。”

已没了多少力气的天启轻轻的一句话,重重打在崇祯心上,朱由检当时就懵了,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生性好疑的他在想:哥哥这是真心相托国事?还是在试探我有没有觊觎之心?于是连忙推脱。此时张皇后从幕后出来,言明情况,说:“皇叔义不容辞,且事情紧急,恐怕发生变故。”崇祯这才明确并非试探,而是真心相托,于是点头答应下来当皇帝。

梦游太虚幻境一段,抛去作为引子戮语的金陵十二钗部分,剩下的情节只有警幻将可卿许配给宝玉一事。警幻为什么把妹妹秦可卿送给宝玉做噼啪启蒙?有什么阴谋?

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今既遇令祖宁荣二公剖腹深嘱,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是特引前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

天启除了将江山托付于崇祯,还托付了两件事,一是国事,“忠贤宜委任”,是要崇祯对魏忠贤加以笼络利用,确保家国无虞。一是家事:“善视中宫(皇后)。”对于妻子张皇后,天启并不担心,对于崇祯而言,皇嫂是自家人,自己能够继位,皇嫂居功甚伟,自当善待。可对魏忠贤就不那么放心了,就怕弟弟不能善待魏忠贤,第二天,八月十二乙巳日,召见阁部、科道诸臣于乾清宫,谕以魏忠贤、王体乾忠贞可计大事。

警幻仙子为什么将妹妹可卿许配给宝玉?细看警幻是怎么介绍可卿的“乳名兼美字可卿者”,“兼美”这个乳名,在前段《半看红楼之秦可卿本纪-1葬礼之谜》中已经详细论证过了,兼美即二合一,可卿实为天启帝和魏公公的“兼美”嵌合体,一人双面,一面万岁天启,一面九千九百岁魏公公。

再将注意力转到“可卿”这个名字,可卿、可卿、可为公卿,这不就是天启的遗言“忠贤宜委任”。

太虚仙境里这场梦中的婚礼,不过是天启在给魏忠贤安排后路,希望弟弟能够像他一样,继续信任魏公公。可实际呢?

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因二人携手出去游顽之时,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正在犹豫之间,忽见警幻后面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宝玉忙止步问道:“此系何处?”警幻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可卿救我!”吓得袭人辈众丫鬟忙上来搂住,叫:“宝玉别怕,我们在这里!”

这段看上去恍恍惚惚鬼身之言,却是前面介绍过的“逗蜂轩”一段的另一种描述,宝玉是怎么到的迷津?可卿带领而去,尚为信王被忠贤请进了皇宫,信王只身一人入宫,无人可信无人可用,而去魏忠贤虎视眈眈将其软禁于屋内,派遣“龙禁尉”严加看守,不正是“荆榛遍地,狼虎同群”。朝堂内诸位大臣皆如“木居士、灰侍者”(木制神像、泥塑和尚)木雕泥塑一般的摆设罢了。崇祯一旦“堕落迷津”殒身皇宫,自然就不需要那些“谆谆警戒之语”,可崇祯最终凭借着自己的聪敏,用一句话,“问左右,如果想赏赐这些守卫他的人,要从哪里取酒食”,成功化解危机,走出“迷津”,便能初试云雨情。

《烈皇小识》文秉著

熹庙病危,魏忠贤遣腹奄涂文辅迎上入宫。上时自危甚,袖食物以入,不敢食宫中物。是夜,秉烛独坐,见一奄携剑过,取之,留置几上,许给以赏。悯逻者欲以酒食,问左右何从取给,左右对:宜取之光禄,因传令旨遍犒之,欢声如雷。

天启病危,魏忠贤派心腹强邀当时还是“信王”的崇祯入宫。还是信王的崇祯壮着胆子进宫后,饿了也不敢动皇宫内的食物,偷偷吃离家时候藏在袖子里烧饼。到了晚上还被安排在一个屋子里独自过夜,外面还有一群守卫围着来回巡逻,本来就提心吊胆的崇祯就更害怕了。这时候门前有一个带着剑的内侍路过,崇祯立即叫住了,让他把配剑拿来看看。在宫里有佩剑的内侍,都魏忠贤操练的内操成员。什么是内操?魏忠贤挑选精壮太监在宫中授甲操练,谓之内操,是一支完全属于魏忠贤的武装力量。装着看完了剑的崇祯,并没有将剑还回去,只是说以后会赏他,就把剑留了下来了。其实魏忠贤要是想动崇祯,手上多一把剑还是少一把剑,有意义吗?还是怕,崇祯是真怕了。

害怕让他的肾上腺素飙升,刺激大脑,忽然灵光一现,出了一个妙招:问左右,如果想赏赐这些守卫他的人,要从哪里取酒食?我相信就算很多读过史的人,乍一看到这里,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当成一个很平凡的述事就略过去了。你说,朱由检从小在宫里住了十几年,他会不知道这些人吃的东西从哪里来吗?当然是肯定知道的,那既然肯定知道,为什么要问呢?这就有区别了,因为不同的回答就会有不同的含义:

  • 如果回答说酒食要取自信王府,这说明此时朱由检还只是信王,赏赐只能以他私人的名义,以王爷的身份发放。
  • 如果回答要去问魏公公,那么就更悲催了,说明这里是还是魏忠贤说了算,皇宫已经完全被其掌控了。
  • 事实上这些人回答“要取自光禄寺”,等于承认了信王的新身份:未来的帝王。

在得到了犒赏的守卫的欢呼声声中,崇祯的位子也逐渐稳了下来,明目张胆的刺杀基本已经不可能了。第二天,天启七年(1627)八月廿四日,经过英国公张惟贤率领的群臣三次劝进,朱由检登基了。在登基前,他收到了一份文书,上面有四个拟好的年号,供他选择:第一个年号是兴福,朱由检说不好。第二个是咸嘉,朱由检也说不好,第三个是乾圣,朱由检还说不好,最后一个是崇祯,于是在选无可选的情况下,崇祯时代开始了。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可不是一般的男女之情,而是第一次品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云雨对象是谁?袭人,这个丫头可不是个人,而是龙袍。“袭”字拆开乃龙衣,袭人便是龙衣人。贾宝玉初试云雨情,成功走出“迷津”的崇祯,黄袍加身了。

警幻为什么把妹妹秦可卿送给宝玉做噼啪启蒙?有什么阴谋?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警幻将可卿许配给宝玉,是给魏忠贤铺路,天启死前仅有两条遗言,其一是国事,“忠贤宜委任”,是要崇祯对魏忠贤加以笼络利用,确保家国无虞。另一是家事:“善视中宫(皇后)。”对于崇祯而言,皇嫂是自家人,自己能够继位,皇嫂居功甚伟,自当善待。但是魏忠贤就不一样了,这可是恶名昭彰的“九千九百岁”,还为信王的崇祯就很反感魏公公的嚣张气焰,自然不会听从哥哥的遗嘱。“迷津”里魏公公没敢动手,宝玉成功走出“迷津”,和袭人初试云雨情后,魏公公便走到了绝路。

但是十七年后,崇祯在走向歪脖树的前五天,下了一个很奇怪的命令,让人重新厚葬魏忠贤。他后悔了,后悔没听哥哥的话,后悔杀了九千岁。

忠贤若在,时事必不至此,崇祯杀魏忠贤真的杀错了吗?

近几年魏忠贤不死,大明不亡,的说法嚣然尘上,在网上颇有市场,说以魏忠贤为代表的阉党的覆灭打破了朝堂之上的政治平衡,使得东林党一党做大,把持朝政,最终使大明亡于党争。

但却不完全认同此说,如果说政治平衡被打破,那也不是因为魏忠贤的死才打破的,恰恰相反,早在魏忠贤活着的时候,政治平衡就已经被打破。东林六君子的死标志着东林党彻底垮台,之后朝野上下均以魏忠贤马首是瞻。魏忠贤当政,任人唯亲,卖官鬻爵,权势如日中天,号称九千九百岁,只比万岁差百岁。这样的局面若非天启早亡,导致阉党垮台,大明估计亡的更快。

不过魏忠贤的存在的确在事实上,制衡了东林党,为国家增加了工商税。正是由于有了工商税的进项,才有了孙承宗的宁锦防线,以及宁远大捷和宁锦大捷。崇祯干掉魏忠贤后,因东林党的反对,废除了工商税,使得大明税收减少,钱不够用了,就只能增加赋税,结果导致民变四起,于是就有了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然后就是亡国。失去了阉党羁绊的一支独大的东林党,的确是大明亡国主因之一。

警幻为什么把妹妹秦可卿送给宝玉做噼啪启蒙?有什么阴谋?

点击数:18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