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批前言

红楼成书已近三百年,自其面世,便一直是迷雾重重。无数先贤大能,都试图破解红楼之谜,为此演绎出了一个新的学科:红学,还成立了一个红学会。

甚至一个红学都不够,还划分出评论派、考证派、索隐派、创作派四大学派,各派又细化为若干分支,主要包括题咏、评点、鉴赏、百科、批评、曹学、版本学、本事学、脂学、探佚学等等。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红学看上很热闹,但红楼还是迷雾依旧,所谓的研究更是理不清的头绪、打不完的口水仗。

考证来,考证去,考证林黛玉几岁入贾府?考证薛宝钗比宝玉大几岁?考证贾家族谱;研究来,研究去,研究红楼美食,研究红楼食疗,研究红楼里的服饰,研究红楼里的颜色搭配。甚至上升到研究红楼哲学,研究红楼美学。但这些其实都已经走入了歧途。

红楼首要的问题应该是,这部书到底在说些什么?而胡适先生却一下子就把路带偏了,错误的认为红楼作者定为曹寅之孙曹雪芹,并将红楼的家仇血恨,变成了曹家抄家之恨。后人仰其名气,不敢怀疑,于是红学彻底走上了歧路。根子错了,后面的从俞伯平到刘心武等等自然也就全错了。

近几年,网上渐有红楼乃是明末史之说,初闻甚为惊讶,但也没有细思,只做茶余饭后谈资罢了。一次无意和酷爱红楼的老婆说起,被老婆抢白的无言以对。这才上网仔细检索,以图实证,但是发掘网上的明末说,都是一些边边角角的推断,并未有完整系统的解说。

于是便起了好奇之心,也来趟趟这塘浑水。对红楼里的主要人物做了一点分析,在天涯上写了《终极解密红楼中的人和事,看娘化了的明末隐史》一贴。但虽写作的深入,愈发喜欢红楼一书,愈发佩服作者的奇思妙想,将这么一段亡国亡种的血泪史,硬生生改成了才子佳人的风月史,而且还滴水不漏。

红楼内各色人物情节据是按史而编,一一皆有所指。整个红楼其实都是有两层谜语组成,常见的一层谜语指向红楼内部,是为故事的推动而设,但在其上,还有一层谜语,却是在以史为射。举一个小例子,红楼里最早出场的两位:

贾雨村,并非一般常言的 “假语村言”,而是 “真愚蠢”。此人也非虚构,乃是第一个降清(后金)的文人:范文程。

甄士隐,也不是“真事隐”,而是“假士隐”,假的内应。说的是第一个降清(后金)的武将:李永芳。辽东巡抚王化贞以为他是假投降,身在曹营心在汉,以其为内应,发动了广宁之战。但李永芳是个假内应,根本就没有响应,于是明军大败。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就不一一列举了。整部红楼其实就是在反反复复,不断重复的讲同一段历史,明末亡国的血泪史。一唱三叠,先粗后细,每次迭代都会换一个角度,对相应的细节加以补充完善。每个迭代起始时间不尽相同,但基本都终止与永历“咒水之难”后,为吴三桂所杀。但是红楼中的历史却并非只局限于此,在叙述中,夹有一些补充,确切的说红楼里的历史,最早始自1619年(万历四十七年)后金登场之战萨尔浒之战,最晚截止于 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大明彻底灭亡的台湾收复之战。

顺便说一下,红楼人物本是按史实设,所以他的行为必须按照历史而走。再加上这种反复迭代的叙述方式,便出现红楼特有的:草蛇灰线 伏脉千里。

前面说了胡适先生把红学带入了歧途,不但考证错了作者,定错了年代,而且还武断的将120回的红楼,一分为二,认定前80回为曹雪芹原作,后40回为高鹗所续。

曹雪芹之说,现在已经逐渐被很多人否认,高鹗的名字更是在新版《红楼梦》中被去除,改为了无名氏。但前80回为原著,后40回为续的说法,还是被大众所认同。不过,我细读后,根据相应历史推断,前105回,都应该是原著。

关于红楼的作者,据书中内容推断,应为朱明皇室遗族,朱统𨨗,这个名字可能比较陌生,但他的另外一个名字,估计大家都听说过,八大山人,朱耷。

为什么这么判定,就不在此解释,具体还请往下看我逐人逐事,细细批注的血批版《红楼梦》,跟着这些批注,就能彻底明白红楼里的一人一事到底都在说一下什么事情,自然就会得出我前给出的结论:红楼作者为朱耷,前105回具为原文。

脂批脂批,胭脂虽红,但到底是太过温柔些,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这样的场面,岂是胭脂之色所能描绘?只有鲜血,血淋淋的鲜血才能承载,红楼的红是鲜血之染。故用“血批”这个名字,借鲜血之意来重新批注《红楼梦》,试图还原红楼内的真实含义。

顺便吐槽一下,别再拿脂批当圣旨了,脂批可能就是一个烟雾弹,脂批应非一人而为,有的可能是曾看过全本的人的一个读书笔记,有的则可能就是专门用来迷惑人的。脂批只能参考,不可全信。

红楼的所有秘密都隐藏在开篇的这首绝句中: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我也做一酸偈,来破一破:

半看春风,半观秋月,左眼风月,右眼春秋。

只言风月,不话春秋,伤春悲秋,一场风月。

不再废话,直接开始:

【血色红楼】别再盯着脂批看了,来看看这用赤淋淋的鲜血逐人逐事重新批注血批版红楼梦,彻底还原红楼真实之意

跟我一起来,

来看看这逐人逐事的血批

另外《红楼梦》一书,并非为

红学,即研究《红楼梦》的学问,横跨文学、哲学、史学、经济学、心理学、中医药学等多个学科。清代学者运用题咏、评点、索隐等传统方法研究《红楼梦》,被称为旧红学。五四运动前后,王国维、胡适、俞平伯等人引进西方现代学术范式研究《红楼梦》,红学作为一门严肃学问堂而皇之步入学术之林,被称为新红学,与甲骨学、敦煌学并称20世纪三大显学。20世纪末21世纪初,红学发生分化,主流红学遭遇瓶颈,民间红学奇谈怪论迭出,红学整体的学术品质和社会声誉均呈下滑之势,同时又给人很多想象空间。

红学纵向划分为旧红学、新红学、当代红学三个时期,横向划分为评论派、考证派、索隐派、创作派四大学派,各派又细化为若干分支,主要包括题咏、评点、鉴赏、百科、批评、曹学、版本学、本事学、脂学、探佚学等等[1] 。

红学具有高关注度、高吸引度、高参与度的特点,上至政商学,下至工农兵,各行各业、各个阶层都不乏红学爱好者,甚至跨越国界、跨越语种,其在国际上的热度堪与莎学(莎士比亚学)比肩。

还有什么红楼食谱,红楼食疗,乃至红楼里的服装

红学却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认知,没有人能完整的

但这么多年过去,红楼依旧是迷雾重重。

点击数:142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